当前位置:主页 > 时事新闻 >  » 信息正文
“徐玉玉案”开庭:检察机关认定电信诈骗是致徐玉玉死亡原因
本信息由 商丘纠风在线 上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7-06-29 08:41  

  央视新闻客户端6月27日消息,今天上午,徐玉玉被电信诈骗案在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陈文辉等7名被告人被指控的罪名是诈骗罪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2016年8月,山东临沂的高中毕业生徐玉玉,在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后接到了一个诈骗电话,被人以发放助学金的名义,骗走了学费9900元,徐玉玉在报警回家的路上猝死。

  山东省临沂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5年11月至2016年8月,被告人陈文辉、郑金锋、黄进春、熊超、陈宝生、郑贤聪、陈福地等人交叉结伙,通过网络购买学生信息和公民购房信息,分别在海南省海口市、江西省新余市等地,冒充教育局、财政局、房产局工作人员,以发放贫困学生助学金、购房补贴为名,以高考学生为主要诈骗对象,拨打电话,骗取他人钱款,金额共计人民币56万余元,通话次数共计2.3万余次,并造成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高考学生徐玉玉死亡。

  山东省临沂市人民检察院还指控,2016年6月至8月,被告人陈文辉通过腾讯QQ、支付宝等工具从杜天禹处购买非法获取的山东省高考学生信息10万余条,并使用上述信息实施电信诈骗活动。

  2016年8月27日,被告人陈文辉、郑贤聪通过新闻媒体得知徐玉玉被骗死亡后,分别到福建省安溪县公安局、永春县公安局投案。同年10月29日,被告人陈宝生到安溪县公安局投案。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陈文辉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实施电信诈骗,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均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被告人陈文辉以非法方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当事人亲属、新闻记者、群众代表、高校学生旁听了此次庭审。

  专访检察官、被告人 详述案件细节

  高考结束之后,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徐玉玉本应该和其他考生一样,畅想大学生活,却因为一通诈骗电话,失去了宝贵的生命。那么徐玉玉的个人信息是如何被泄露的,电信诈骗团伙又是如何实施诈骗的?徐玉玉被骗走的9900元又是如何被人迅速取走的?为了解开这些疑问,《法治在线》记者专门采访了负责本案的检察官和几名被告人。

  录取通知书还摆在桌上,这封来自南京邮电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曾经带给徐玉玉无尽的欢乐,和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可是一通诈骗电话却让这个年轻鲜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18岁,定格在即将踏入高校大门的那一天。

  2016年8月19日下午,徐玉玉接到一个发放助学金的电话,根据电话的提示,徐玉玉来到家附近银行的自动柜员机,取出9900元钱后,根据电话的提示,将自己的9900元存入了自称财政局的工作人员提供的卡号,存款后,她继续留在银行,等待对方像承诺一样的将助学金连同自己存过去的9900元钱一块返还到她的卡里。就在徐玉玉焦急等待的时候,在福建泉州,犯罪团伙的成员已经来到了自动柜员机旁,将钱取走并转账。

  陈文辉,1994年出生,福建省安溪县人,是这一电信诈骗团伙的组织者。2016年9月,陈文辉因涉嫌诈骗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临沂市罗庄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据陈文辉供述,他从2016年3月开始实施电信诈骗,在此之前他在福建老家做茶叶生意,已经成家,并且有了两个孩子。

  陈文辉:我老家是做铁观音的,这几年茶叶不好,家里经济也不太好,电信诈骗钱来得快嘛,所以就想着这个钱来得快,就去做了电信诈骗。

  据陈文辉介绍,团伙的几个主要成员和他是老乡,大多是因为电信诈骗“来钱快”,所以才找到了他。

  这一犯罪团伙分成电话组、取钱组实施诈骗。分别负责拨打电话诈骗、取钱洗钱等不同的工作。而在打电话的人员中还会细分为一线二线等,用以骗取对方信任,分步骤实施诈骗。

  临沂市检察院公诉二处检察员 李涛:一线主要是冒充教育局给学生打电话,就说我们是教育局的工作人员,现在有一笔助学金要给你发放,你是不是谁谁?这个信息他们嫌疑人已经掌握了。

  当高考学生接到电话,听到所谓教育局工作人员掌握的信息完全准确并且信以为真时,诈骗人员就会告诉他拨打财政局的电话,因为助学金是由他们来发放的。而所谓的财政局电话就是他们的“二线电话”。

  临沂市检察院公诉二处检察员 李涛:财政局工作人员接到电话以后就跟他说,还是再核实他的个人信息,这样就是让被害人学生更加相信。然后他就是告诉他我们确实有这部分的钱要发给你。

  诈骗人员会告知被骗学生到附近的自动取款机,根据他们的指示进行操作,在这个过程中,电话组还会利用一些细节和技巧来提高诈骗成功的几率。

  临沂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谭长志:有时候银行的机器当中有中文和英文的时候,诈骗人员指挥被害人要使用英文。如果懂英文的他还能看明白机器上的意思,如果要不懂英文的就很可能就是完全受控于实施诈骗人的指挥。

  据了解,这些人员设定和诈骗步骤以及细节并不是他们自己设计的,而是有完整的教程,供他们来复制学习。

  案件的另一位组织者郑金峰也证实了这一说法。

  郑金峰:购买信息,然后根据信息会给他们打电话,是学生就会给他们说有补助款,然后根据那个台词让对方相信,我们就这样就慢慢的骗他们的钱。

  如果成功骗到了钱,犯罪团伙中会有专门负责取钱和洗钱的成员,用以扰乱公安机关的侦查方向。

  临沂市检察院公诉二处检察员 李涛:取钱组的人又从网上找专业的取钱的人,他一般掌握几十个银行账户,当被害人那个钱一旦打进来以后,他们就在这几十个银行账户迅速分散开,如果你一笔钱他们分散到几十个账户当中,中间又来回地转账,这样去查就难度非常大。

  被告人供述诈骗徐玉玉经过

  犯罪团伙中的几个人分工协作、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诈骗链条;他们扮演不同的角色,引人入局,骗取钱财。得手之后,又利用专业团队洗钱,隐蔽性极强。而正在准备启程去南京上大学的徐玉玉就这样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相信了这些人的谎言,掉进了他们精心设计的陷阱之中。

  这是临沂市公安局罗庄分局西高都派出所记录的一份询问笔录,里面详细记录了前来报警的徐玉玉讲述的被诈骗的经过。对于当天的经过,被告人陈文辉记的非常清楚。当时他们租赁了江西省九江市一户民居作为诈骗场所。陈文辉负责二线电话,扮演财政局工作人员。当上当的徐玉玉打通这个所谓的财政局工作人员的电话后,他开始引导徐玉玉一步一步的走进一场骗局。

  被告人 陈文辉:她打电话到我这边来,说是要办理学生补贴的,然后我就是问她有一个编号是多少,我们才能查到她的信息、学校、还有家庭地址在哪里,然后她给了,我就查到她叫什么名字,然后就跟她说确实有这个补贴,2680吧,就跟她说钱是转到她的家长或者她的那张卡里边,看他们提供什么银行卡。

  徐玉玉根据指示,来到家附近建行的自动柜员机,陈文辉指挥他查询卡内余额,并将卡里的9900块钱进行转账。但徐玉玉连续尝试几次后都没有成功。

  徐玉玉母亲:徐玉玉说俺提不出来怎么办呢。对方说把你钱提出来,她提钱提了9900元,说你提出来我给你个卡号,你再打我卡上去。

  陈文辉告诉徐玉玉,补助金和她存进去的9900元钱会一同打到她的银行卡里,并会以短信形式的告知她。而此刻,他早已经通知同伙到银行去取这笔钱。

  郑金峰指派熊超到自动柜员机将诈骗来的款项分别转入了不同的银行账号。一直没有等到汇款的徐玉玉只能冒雨回到了家中。

  掌握个人信息 实施精准诈骗

  在徐玉玉案中,另一个备受关注的问题是,徐玉玉的个人信息究竟是如何被泄露的呢?据徐玉玉的家人说,在案发的前一天,徐玉玉的确收到了发放助学金的通知,而恰巧就在第二天,陈文辉犯罪团伙就将诈骗电话打给了徐玉玉,他们还能准确地说出徐玉玉的个人信息,这也成为徐玉玉上当受骗的一个重要原因。

  杜天禹,1998年出生,家住四川省成都市,因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于2016年9月被批准逮捕。就在徐玉玉寒窗苦读备战高考时,这个和徐玉玉同龄的人却有着不同的生活轨迹。

  由于从小爱玩电脑游戏,杜天禹对于计算机信息安全方面格外的感兴趣。辍学后,靠着自学他成为了一家公司的技术员。

  杜天禹无聊的时候 ,为了练手,也会浏览一些网站,查找问题。而获取到山东考生信息就是杜天禹在测试网站漏洞时找到的。利用网站漏洞获取到权限后,杜天禹在数据库中找到了山东高考考生的信息并将信息下载。

  按照杜天禹的说法,他只是把这些信息当成私藏的战利品。有一次他在网上的一篇文章中得知这些信息还可以卖钱,于是开始在网上贩卖这些考生的信息。

  2016年的暑假,杜天禹以五毛钱左右一条的价格贩卖考生信息。当暑期接近尾声的时候,陈文辉与他取得了联系。

  在和陈文辉的交易过程中,杜天禹贩卖了十万余条高考考生信息,获利共计一万四千余元,而据陈文辉供述,他购买学生信息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学生信息的成本比较低。

  陈文辉:学生的信息成本低,只需要两三毛、四五毛这样子。我都问了,比如说卖业主之类的那种信息。那些资料的话需要一两块两三块吧,所以我们就选择了这个学生信息。

  由于到案时间不同,犯罪地点不同等原因,杜天禹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件已作另案处理。

  七人被起诉 徐玉玉死因成审查重点

  徐玉玉被电信诈骗案件由临沂市公安局罗庄分局侦查终结。今年三月一日移交到临沂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4月17日,案件被移送到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八人的犯罪团伙中除一人因不满十六周岁未被追究刑事责任之外,其余七人以诈骗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起诉。那么在本案中,遭遇电信诈骗是不是导致徐玉玉死亡的原因?7名被告人又是否要为徐玉玉的死亡承担法律责任? 这对他们的定罪量刑又会产生哪些影响呢?

  案发当晚,徐玉玉在父亲的陪同下到派出所去报案,晚上九点多,在派出所做完笔录后,父亲骑上三轮车带徐玉玉回家,因为担心女儿被雨淋后感冒,父亲回头嘱咐她披好衣服,却没成想,女儿紧闭着双眼,头也歪向了一边。

  随后,玉玉被紧急送往附近的罗庄中心医院进行抢救,21日晚上9点30分,十八岁的玉玉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玉玉家人看来,夺去女儿生命的罪魁祸首就是那通诈骗电话。而如何证明电信诈骗是导致徐玉玉死亡的原因,需要完备的证据,这也是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案件时的一个重点。

  这是徐玉玉在2016年4月的一份体检表,从这个体检表来看她身体的各项指标是正常的,而且经检测,并没有家族遗传病史。据办案检察官介绍,从徐玉玉接到诈骗电话到她无法自主呼吸没有心跳只有短短的四小时。检察机关根据临床医生、法医专家意见,并结合案件全部的证据,认定电信诈骗是导致徐玉玉死亡的原因。

  临沂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谭长志:通过专家的意见,我们看造成徐玉玉死亡就是由于电信诈骗行为造成她的精神极度紧张,伤心、焦虑而造成。

  案件在审查起诉阶段,除了论证电信诈骗是导致徐玉玉死亡的原因这一重点,在这起案件中,由于诈骗团伙专业化程度高,反侦查能力强,这些都为案件搜集和固定证据带来了难度。

  临沂市检察院公诉二处检察员 李涛:他们是从网上购买高考信息的,他们那个QQ号都是临时注册的,他们在准备作案工具的时候,购买手机、购买手机卡也都是匿名的,诈骗的手机卡、手机是专用的,所以说他们分得很清楚。

  据调查,诈骗团伙共拨打诈骗电话两万余次,诈骗金额达到50余万元,共有20多名学生上当受骗。并且由于被告人存在冒充国家工作人员,导致徐玉玉死亡的严重后果等情节,他们将会被酌情从重处理。

  避免悲剧重演 重拳打击电信诈骗

  电信诈骗与徐玉玉的死亡之间有何关联,几名被告人要为此承担何种法律责任,这还有待法院给出最终的判决结果。但有一点可以确认,如果没有遭遇电信诈骗,此刻的徐玉玉应该是在享受自己全新的大学生活,而如今,家人只能通过照片来回忆她的音容笑貌。我们在对一个年轻的生命突然凋零感到惋惜的同时,也可以看到,对电信诈骗的打击力度在不断加大。

  在庭前会议上,当被告人郑金峰从视频上看到徐玉玉时,他表示自己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触动。

  徐玉玉被电信诈骗案件发生后,受到了极大的关注,而徐玉玉的遭遇也并非个案,为避免类似悲剧的重演,重拳出击捍卫公众的生命的财产安全,2016年9月30日,最高检和公安部联合下发通知,对包括徐玉玉被电信诈骗等21起涉案人员众多、涉案金额巨大、社会影响恶劣的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案件进行挂牌督办。

  除此之外,案件发生后也对许多行业与部门的管理运营产生的深远的影响。2016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等六部门联合发布《关于防范和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通告》。

  2016年11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关于进一步防范和打击通讯信息诈骗工作的实施意见》,2016年12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关于加强支付结算管理防范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有关事项的通知》,这些文件就电话实名、同一客户在同一商业银行开立借记卡原则上不超过4张等方面予以规范。

  2016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发布《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量刑标准和有关法律做了全面系统的规定。

  最高检侦查监督厅副处长 覃剑峰:对于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一方面要依法惩处,另一方面要发动全社会的力量,加强预防,例如电信企业,互联网企业,商业银行,必须承担起社会责任,同时要加强公民个人信息的保护,要加大宣传力度,加强犯罪预警提示,切实提高人民群众对于网络诈骗犯罪的防范意识。

上一篇:特朗普:日美印7月将在印度洋举行大规模联演
下一篇:恐发生大地震 日本计划完善南海海槽海底观测网
版权所有:商丘金帆在线 电 话: E-mail:
COPY © 2008-2017 Sqjfz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105791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