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项治理 > 四金监管 >  » 信息正文
共享经济要监管了?总理提的“包容审慎”是个啥?
本信息由 商丘纠风在线 上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7-06-29 17:53  

  编者按:“网络预约出租车用户规模达2.25亿人,较2016年上半年增加6613万人”;“共享单车注册用户规模约200万人,日订单量超过百万”,近年来,以共享经济为代表的新业态异军突起。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5万亿元,比上年增长103%,其中知识技能分享增长205%,房屋住宿分享增长131%,交通出行增长104%;参与分享经济活动的人数超过6亿人,而分享经济融资规模约1710亿元,增长130%。

  如果任由共享经济在资本驱动下破坏式的野蛮发展,实体经济是否将丧失造血力?对于共享经济如何监管呢?对此,国务院总理李克强6月27日出席第十一届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式致辞时表示,对新产业新业态,如电子商务、移动支付、共享单车等实施包容审慎的监管方式。什么是“包容审慎”的监管?如何理性看待关于共享经济的林林总总的讨论?对此,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张影教授作了逐一评述。

共享经济要监管了?总理提的“包容审慎”是个啥?

图为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张影教授

  共享的概念不重要,关键是高效满足用户需求

  记者:共享经济很热, 在这次达沃斯上也备受关注。“包容审慎”,尽管只有四个字,但也透露出克强总理对共享经济的力挺。不过,大家对共享经济似乎并没有一个确切的定义。能否请您给它下一个定义?

  张影:1919年7月20日,胡适先生在《每周评论》第三十一号上发表《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一文。文章提到:现在舆论界的大危险,就是偏向纸上的学说,不去实地考察中国今日的社会需要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非常认同这句话。现在关于共享经济的争论,太多只是集中在“共享”这个概念上。但是,在我看来,完全没必要在这个时间点上非要给共享经济下个定义,因为这个概念本身就是开放的,是在实践中不断发展的。酒店算不算共享?企业把市民闲置的自行车收过来做租赁,算不算共享?买过来发现不好用,淘汰后升级一批新车做租赁,算不算共享?

  如果非要究其本质,共享其实强调的是拥有权和使用权的分离,来提高资产的使用效率。从内涵上来说,与租赁有很大的相似性。像婚纱这种价格高昂但使用频率很低的物品,人们早就习惯用租赁获取使用权;随着技术的进步,价格相对低一些、使用频率相对高一些的物品,也可以实现共享了。以共享单车为例,景点自行车是很成熟的商业模式,政府推出有桩公共自行车也有很多年了,但随着通信技术的提升,摩拜单车们可以做到在任何地方借车还车,用户大大增加。价值高、使用频率很低的物品也是共享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比如度假屋、汽车租赁,都是很大的行业。

  不管是共享、租赁,还是购买,完全取决于用户需求和企业来满足这些需求的方式。任何有价值的企业,基础都是能够提高满足顾客需求的效率。共享模式可以赚钱,并不代表某个特定公司可以赚钱,真正有价值的是提高效率的方式。企业能否赚钱,不单单取决于模式,更重要的是取决于运营水平。比如说,产品是不是有竞争力,投放量、投放地点、回收方式是不是符合用户习惯,对市场态势能否做出敏捷的反应,等等。脱离这些去单独讨论行业能不能赚钱,我认为是有问题的。

共享经济要监管了?总理提的“包容审慎”是个啥?

  图为2017年6月,骑行共享单车的上海市民从街头经过。借助移动应用程序共享,各种资源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中国人的日常生活方式。数以百计提供各种共享服务的企业也因此应运而生。(海新摄/光明图片)

  理性看待过度共享、投资泡沫、碾压实体经济的讨论

  记者:据外媒报道,中国市场正出现过度共享的趋势。首先,分享出行平台之间的激烈竞争迫使Uber离开了中国市场。随后,共享单车服务的涌现导致城市街头出现了大量闲置自行车。目前,中国创业公司正试图共享雨伞、混凝土搅拌机和充电宝,甚至还有公司想要共享篮球。外媒分析称,中国共享经济的爆发一方面是由于市场资金量巨大,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好的创业理念的欠缺。您怎么看“过度共享”的说法? 是大家对共享经济不够包容,才出现这些批评的声音吗?

  张影:批评共享经济是伪共享,是共享过度,完全是站在岸边喊口号。真正在水里游泳的人是投资人和创业者们,是不是过度共享,他们有自己的判断。如果我拿着自己的钱,或者是我管理的资金开了一家很难吃的餐馆,我承担风险获取收益,你可以选择不来,但在岸边喊这个餐馆开错了,并没有很大的实际意义。

  在行业发展的过程中,很多现象不能孤立地看待。比如,某出行平台在某一段时期可能无法盈利,但是它通过业务形成的对行业上下游的影响力,掌握的数据,价值可能比短期赢利更大。很多单车扔在路边没人用,大家觉得存在浪费。那么,滴滴、快的第一轮补贴大战,短时间内花掉了几十个亿,是不是浪费?从企业的角度来说,如果这个行为能让大家形成使用习惯,企业就获取了很多长期用户,这就是投资,而不是浪费。我并不是鼓励烧钱,但是如果企业判断短时间内的投入能带来大的长期受益,那么大家眼中的浪费,可能恰恰是企业家和投资人对未来的投资。

  从另外一个方面说,任何一个行业都存在浪费。大家能看到路边无人骑的单车,也需要看到口碑票房都差的电影,以及卖不出去的产品。创新本身有个试错的过程,过度(或不足)投资和浪费都是其中不可避免的过程。资本有逐利的本性,会精明地选择投资战略,路人不用太过担心。当然,中国目前的创投市场存在着一定程度上“创投散户化”的现象,投资人的专业性需要进一步提高,但这是另外一个问题。如果失败了,是投资人用真金白银交学费,也无须路人过多评论。

  总有人纠结一个行业是不是有泡沫。泡沫到底是什么?你可以说是市场估值与实际价值的差别,但在你并不知道一个行业和企业的实际价值之前,你怎么谈泡沫?滴滴、ofo们的价值,取决于其商业模式往前走能做什么事,在目前的情况下其实是很难判断有多大的泡沫的。更不需要谈资产泡沫色变,泡沫反映了资本对这个行业的重视,而资本正是很多行业发展的基础。在任何行业中,尤其是在需要快速发展的行业中,当它完全理性,完全没有泡沫的时候,发展速度一定会慢下来。

  记者:“现在,大家都流行谈实体经济的困境,除了传统消费市场趋于饱和,增长乏力之外,归根结底还是实体经济失去了对消费市场的话语权。……如果任由共享经济在资本驱动下破坏式的野蛮发展,实体经济在未来将逐渐丧失造血的能力,从社会经济发展的基础性地位沦为依附于风险资本短期驱动的管道。”如何看待共享经济对实体经济的挤压?

  张影:实体经济失去了对消费者市场的话语权,为什么?在移动互联网环境下,原有的营销方式过气了,那就应该学习新模式,把自己升级,难道要把互联网消灭掉,大家都回到旧模式里去?即使被打得落花流水,也要赶紧捡起盔甲往前跑。

  而且,实体经济并没有如同被描述地一样不堪一击。以零售业为例,大家老讲线下门店不行了,其实纯粹线上零售占整个零售业的比例还不到20%,大多数交易仍然在线下发生。在传统体系下发展起来的实体零售业的库存成本、流通成本其实还是很高的,除了部分政策原因,自身管理上也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不要想着让互联网适应你,先进生产力是不会适应落后生产力的,但如果你能在面对新挑战的时候,想想自己怎么融入到这新的生产力中,如何用新的东西提升自我管理能力之后,市场竞争能力自然会上升。

  当大量资本涌入任何一个行业,其迅猛态势都会打破原有的平衡。资本在追逐太阳能、页岩气等新能源行业机会时,比起现在投资共享经济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种逐利行为可以推动社会的进步和发展。我不想对中国的投资环境评论太多,但希望有些企业家转变心态:你要做的是变成被资本追逐的对象,而不是抱怨资本的逐利本性。消费升级也是当下的投资热点,大家要思考的是找到有利可图的事情去做。

  记者:新加坡的obike,硅谷的Limebike、Spin单车,被认为是拷贝了中国共享单车的模式。中国终于出现了引领性的创业项目,这是否跟我们的投资环境有关?

  张影:从Copy to China到Copy to America,这很正常,不要觉得美国人用了我们的点子就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未来这种商业模式的交流还会更多。这个转变跟中国的市场环境,竞争态势和投资环境都有关系,我们现在的资本投资意愿强烈,消费市场也很大,投资试错的机会比较多,投资成功的机会也会比较多。

共享经济要监管了?总理提的“包容审慎”是个啥?

图为上海市长宁区街头,掩映在花海丛中的共享单车 海新摄/光明图片

  政府不应过度干预,先让市场跑一会儿

  记者:共享单车的停放会占用道路等公共资源,之前也有快车导致城市更拥堵的讨论。共享经济不仅仅是投资人和创业者的事,也影响了公众利益。李克强总理提到“包容审慎”的监管方式,那么,政府究竟该如何管?

  张影:这的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明确一下,共享并不必然意味着占用公共资源,取决于模式和内容,这二者并不一定是矛盾的。

  关于共享单车占用人行道等道路资源,涉及到的一个重要问题是,政府的责任边界在哪里? 企业占用了公共资源,政府应该考虑管控和调节,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政府是公共资源的运营者,但调节的内容仅仅应该是和公共资源相关的。然而有关单车是不是投放太多,我想说这个模式还在很早的试验阶段,投资人、创业者还在寻找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政府不应过度干预,先让市场跑一会儿。必然有浪费,也必然会死掉一批企业,但市场会调节。

  什么时候政府该管,到底管多少,这个问题的答案和管理的思路相关,并没有一个绝对的正确或错误。比如说,有相当一部分美国人认为,政府不应该管民众医疗;而你把这种观念扔到法国去,大家会觉得你疯了。这是人与人、国与国之间的差别,有适应各地环境的标准。在我看来,在中国的大多数行业当中,政府是管多了,而不是管少了。

  记者:这些共享单车拥有上亿的注册用户,收取了巨量押金,政府是否应当监管?

  张影:这取决于政府在管控和发展之间希望找一个什么样的平衡。比如说,很多餐馆或者健身房都有押金,政府可能就不大会去管。共享单车涉及到的用户范围广,考虑到在不久以前还有人因为股票跌了去证监会门口静坐,从防范风险的角度说,加强资金的监管也无可厚非。

  记者:滴滴出行在京人京车、沪人沪车等政策出台后,专车、快车的供给大大减少,消费者的用车价格高了,打车难了。这样的话,还能撑起高估值吗?

  张影:京人京车、沪人沪车等政策的出发点是保证乘客的安全,但保证安全也有很多其他方法。当然,减少专车、快车数量也可以缓解拥堵问题,但限制车辆数量也有很多市场经济的方法。

  估值的意义在于投资市场对未来收益的预判。专业的投资人应当对滴滴模式的政策风险有个理性的评估,可能有人认为是10%,有人认为是30%,有人认为是80%。监管政策出台,可能在某些投资人看来增加了盈利的风险,影响了对价值的判断,但也有人可能认为这是个上车的好机会。

  估值反映的是投资人作为投资主体对风险和收益的预判,还是回到开始的那句话,市场的事情,让市场解决,不管是上万辆共享单车还是路边的一个煎饼摊。政府的职责在于,在把控社会风险和维护社会资产的情况下,给市场最大的自由度,这中间可能需要一些创造性的思路,这反映的就是政府的管理水平。而资本应该在将这些因素都综合考虑之后做出投资决策,理不理性,由投资主体判断。只有明确边界,社会各司其职,才能最有效地进行创新,消费者们才可以更好地享受商业和科技的进步所带来的红利。

上一篇:三大监管机构为金改划重点
下一篇:关于印发住房城乡建设部建筑市场监管司2016年工作要点的通知
版权所有:商丘金帆在线 电 话: E-mail:
COPY © 2008-2017 Sqjfz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105791156